星期日, 6月 05, 2016

遊車河:解。禁。區:最近羅湖的得月樓警崗

昨天遊玩位於羅湖右側的麥景陶碉堡(麥堡)後,就在文錦渡關口前右拐,順蓮麻坑道「視察」了一段高深的邊境鐵絲網,去坪輋的雲泉仙館吃齋了。
本來,回程計畫要去羅湖左側一帶去看看尚存的田園風光,隨便品嚐12元豆腐花「放題」的,可惜遇到傾盆大雨,只能乖乖回家了。
心有不甘,週日下午不怕陽光普照,又出動啦!Go-Go!
 


五月天,曬起來也是如此厲害。是啊,氣溫32度啊!
來到附近,首先留意到原來寫著禁區的牌子還在,但給塗改液遮住了。
解放啦!

 

不遠處,火車聲傳來。這個看來古老的火車就是鼎鼎大名的直通車啦!喘著粗氣,但速度慢得像龜,行走在綠色的大地上,然人覺得回到了60年代。

 

不知邊境到底在哪裡,所以我和老婆都小心翼翼。畢竟四周不是很多人。在500米前方是禁區的牌子前停了車,然後沿著梧桐河走了過去。

中間會經過幾條粗粗的水管。這就是河對岸口口聲聲要香港人感恩的東江水管?
聽不到水流聲,但似乎聽到:「感恩!感恩!...」

 

到了,高高的鐵絲網前的警崗就是「得月樓警崗」啦!
對著鐵絲網,原來並不是刮頭路(盡頭):右邊有小橋通往羅湖口岸(禁區),左邊有路可踩單車。

看不到警崗有人,但有路人說只要試試企圖過橋(羅湖口岸),他們就會出來。不知真假...


 

到此一遊,體驗了一點邊境的那種緊張氣氛,回家吧。
當然,不會忘記這附近的豆腐花「放題」,12元。

 

相隔一河,深圳從一個樸素的小鎮變成現在一個車水馬龍的繁華都市,但河這邊依然保留土色土香!

禁區的開放,是否意味著將被「發展」?

香港人,要珍惜啊!



#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每個角落都有人生

最近無意中開始追看日本電視劇「この世界の片隅に」(中文翻譯 「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裡」)。 故事從現代開始,一個妙齡女子因為工作不如意,依然遠走到一個從未踏足過的地方—廣島的某個即使日本人都不能正確發音的地方「呉」市。 但是她是有目標的,直接去到一個在山腰上的民居,但是已經荒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