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11月 09, 2015

『還可以穿』與家教

袋鼠島的朋友在wechat上載了一張相片,她女兒的鞋的照片。

已經磨得差不多露底的鞋。

咋望上去,只是感嘆小孩的好動,可以將鞋「折磨」成這個「殘」樣。

以為是拿去扔的留念,但原來有一段插文:


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

在S公司做了20年(準確的說是7808天,21.39年),因收購又進入了P集團做了4年(1529天,4.19年)。 就在春節過年前,公司小老闆跟我說出了終止與我的合約的事情。 有預感,但依然覺得突然與無奈。 說實在話,受到P公司的作風與文化的衝擊,後來的工作就變得非常「不爽」。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