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10月 01, 2014

去了金鐘「佔領地」

以下是一篇寫了一半而停了筆的,留在draft超過一年了。
配上當時的圖,publish了吧!
也許各有所思,但它是香港歷史上不可以抹去的一部分。
 
週日,走了趟金鐘「佔領地」。沒有車輛行走,原來空氣也可以像西貢那麼清新。就在駐港部隊司令部眼下,周圍的道路都被佔領了,有點滑稽。新政府總部龜縮在大樓之間,風水極差,看來多事的時期還沒那麼快結束。

大婆同行。凡是她不太放心我一個人去的,她就會沾住來。揸車也是一個例子:我揸車時間=她坐車時間。

去的時間比較早,一片平靜。但菲傭聚集的地方,才給人一種生氣的感覺。
...




(未完,但永遠不會完結)

「揸車好去處」雞伯嶺看日落

其實不大想點名道姓講出「雞伯嶺」來。 始終這裡偏僻,沒有公共交通工具經此。如果揸車而來,多幾輛車已經會動彈不得。 以前曾經來過,但發現突入狗窩禁戒區,被幾隻惡犬嚴重警告而身退,但是地形則留下深刻印象:朝西的大斜坡,整個西部通道大橋一覽無遺。 這裡開車只是大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