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10月 01, 2014

去了金鐘「佔領地」

以下是一篇寫了一半而停了筆的,留在draft超過一年了。
配上當時的圖,publish了吧!
也許各有所思,但它是香港歷史上不可以抹去的一部分。
 
週日,走了趟金鐘「佔領地」。沒有車輛行走,原來空氣也可以像西貢那麼清新。就在駐港部隊司令部眼下,周圍的道路都被佔領了,有點滑稽。新政府總部龜縮在大樓之間,風水極差,看來多事的時期還沒那麼快結束。

大婆同行。凡是她不太放心我一個人去的,她就會沾住來。揸車也是一個例子:我揸車時間=她坐車時間。

去的時間比較早,一片平靜。但菲傭聚集的地方,才給人一種生氣的感覺。
...




(未完,但永遠不會完結)

每個角落都有人生

最近無意中開始追看日本電視劇「この世界の片隅に」(中文翻譯 「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裡」)。 故事從現代開始,一個妙齡女子因為工作不如意,依然遠走到一個從未踏足過的地方—廣島的某個即使日本人都不能正確發音的地方「呉」市。 但是她是有目標的,直接去到一個在山腰上的民居,但是已經荒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