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11月 29, 2016

麥片麵包

我留意到,家裡的年輕一代,除了慢慢遠離電視,似乎麵包也越來越不大愛吃了。

P記的麵包機,用配給的最基本配方,其實已經是接近最圓滿的了。
我學做麵包,研究發酵多年,但都不及這「基本配方」。不是說笑。

唯一的缺點,就是那麵包的形狀吧,只出品一個「大包」。也許這就是不大愛吃的原因?

經過價真棧,看到了一包包的「燕麥多榖片」(英文稱作 muesli,德文是 Müsli),以燕麥為主,同時也會加入各種果乾及堅果。看似健康,但好不好吃呢?

今天試試參入的大量燕麥多榖片的麵包。

 

星期一, 11月 21, 2016

「自言自語」牆、牆、牆!

岳父寫了一本回憶錄,厚厚的一本,約250張吧。
女兒精心將其掃描後變成PDF,也有100MB。我查對了一下,竟然找不出錯頁,漏頁。

想著讓岳父一睹為快,但問題來了:岳父住廣州校園內,我們竟然沒有傳送的途徑!放在google drive,國內禁止google,根本不行!dropbox、iCloud...甚至打散成相本也不行!試過好好的URL,岳父那裡就變成要打密碼,出警告畫面。

初時不信,但累試累「敗」,最終要哀嘆:國內對一般民眾的信息封鎖實在太厲害了!

想起「頭條新聞」裡的政治笑話:特蘭普要建牆防移民,就要找中國幫忙:古有萬里長城,今有萬里防火牆(GFW)!

 
(圖:同一個天空下,原來景緻不一樣。攝於良田凹)

岳父27年出生,到明年就正好90歲了。這本回憶錄是2004年完稿的,算算已是12年前。時間過的真快啊!正所謂「年華似水」...

附:
防火長城英語:Great Firewall of China,常用簡稱:GFW,中文也稱中國國家防火牆[1],中國大陸民眾俗稱防火牆[2]等),是對中國政府在其互聯網邊界審查系統(包括相關行政審查系統)的統稱。此系統起步於1998年[3],其英文名稱得自於2002年5月17日Charles R. Smith所寫的一篇關於中國網絡審查的文章《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[4],取與Great Wall長城)相諧的效果,簡寫為Great Firewall,縮寫GFW[5]。隨着使用的拓廣,中文「牆」和英文「GFW」有時也被用作動詞,網民所說的「被牆」即指被防火長城所遮蔽。

星期日, 11月 20, 2016

首遊北海道,從道南開始(必吃:拉麵)

這次北海道之行,雖然是第一次,所以事前也做了功夫,找一些必吃,必看...必買的!

老婆喜歡日本拉麵,就要從拉麵開始啦。
拉麵是日本庶民的食物,滿街比比皆是。一樣來自中國的食物,竟然在中國不容易找到『像樣』的,實在覺得慚愧。但是當你在日本品嚐後,不只是拉麵,你會明白一個愛惜自然賜予的東西的民族,

但現在但味道就真的不是中國。對於我們在北海道只待幾天的過客來說,只能用有限度的次數來品賞...

總結一下:
1.(札幌)天下一品:京都老品牌(*3.32)
2.(函館)龍鳳:出色的『屋台』風味(*3.53)
3.(函館)麵廚房あじさい:地道北海道風味(*3.51)
4.(小樽)麻ほろ(asahoro):漁村拉麵 (* 3.52)
5.(千歲機場)一幻 :蝦湯拉麵,絕無僅有(*3.58)
(括號內*為日本的Openrice 『食log』評分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.「天下一品」的拉麵
這是京都的「牌子」,在我大學年代宿舍那條街起步的(本店),而且設立也是在那段時期。不能不說,天下一品是年輕時代的思念,已經超過了其味道。去年京都之行回來,老婆對臨走一晚因為不知是「定休」未能在酒店附近那家天下一品吃到拉麵一直耿耿於懷。
這次查看酒店位置時竟然在Google上見到酒店旁邊就有一家。說是旁邊其實也隔了兩條街,免費泊車,所以第一天下機到了札幌已是晚上8點多,酒店checkin後馬上驅車前往。
8點鐘其實只是香港7點來鐘,自我安慰之心馬上湧起。不過後來,馬上會糾正這種想法,因為日本晚上天黑的早,5:30就會如同我們的7點般黑...
「天下一品」進出札幌,原來僅此一家,而且只是早兩年的事。我後來慢慢思捂出其原因...這是後話。

 

星期五, 11月 18, 2016

首遊北海道,從道南開始(與羊蹄山之緣)

這次北海道南一週,似乎也是圍著羊蹄山繞了一圈。
羊蹄山,在出發之前並不為意。
當多次出現在你眼前,時遠時近,時隱時現,彷彿一個調皮的小孩在與你捉迷藏時,你會開始留意她了。

在洞爺湖的溫泉旅館,房間對正洞爺湖。遠遠的,就是羊蹄山了。剛開始,以為是富士山呢。山頂部位已經是泛白色,應該是開始積雪了吧。

圖:朝陽下的羊蹄山@在洞爺湖畔。

不知為什麼,我喜歡這個形狀的山,一見鍾情。沒有陡峭的部分,但也有其威嚴的部分。大自然對於人類大概就是如此,既有寬宏大量的一面,也有勢不可擋的反面。

沒有驚喜...程班長的台灣牛肉麵

週三早上請假去了深圳辦香港轉大陸駕駛執照的手續。不用考試,1個小時就完成了。三天後可以取駕駛證。
說實在的,對國內的那一套辦事作風一直不敢恭維,但現在看也不是很差,起碼,有進步吧。
辦完事,回到屯門才11點。
想著下午要去深水埗幫澳洲朋友買機頂盒,所以提議不如去試試荔枝角的程班長牛肉麵。

程班長牛肉麵剛進入香港時是在銅鑼灣開的,與老婆試過一次,雖然多年前的事,記得等了很久、吃得滿頭大汗,味道已經不太記得了,但場景記憶猶新,非常滿足。
後來,程班長搬到荔枝角的工廠大厦裡,已是多年前的事了吧,距離近了,但好像週日不開,所以也一直沒有去過。

今天到時中午12點,沒有什麼客人,正合我意啊!

我和老婆看了看菜單,點了清湯與紅燒牛肉麵各一碗,還多點了一碗紅糖芋圓。

兩碗麵很快就做好了...

清湯牛肉麵(52元):



星期一, 11月 07, 2016

「自言自語」越來越少


這個blog越來越難以維持,除了因為工作忙,其實還與周圍的環境變化有關係。

昨晚,電視上又出現示威遊行人士佔領道路,與警察對shi的場面。不像以前雨傘時期的關心,我只看了兩眼,關了電視。

也許真的,要覺醒了:現在的香港,是13億中國人民的小玩具。中國人,中國的...掌上明珠,已是過去。

為了中國人的那麼一點玻璃心,少了一顆明珠又算什麼?

800萬香港人,除去不斷參入的中國人心血,已經寥寥無幾。殖民統治下教育的年輕人,也許是最後一批與眾不同的部分...敢於追求,敢於抗爭。

等到他們也給同化了,也許正好就是50年!名正言順的一國一制。

正如杜san說的...

 

剛才在fb上還讀了一篇文章,有同感,轉載如下。

未能離開香港,也許會成為許多留在這裡的人的心結。

- - -轉載FB - - -

係香港生活左咁多年,每日睇住呢個政府賣港
而我地就一直抗衡
去到一個地步,就係我地關唔關心政治都冇用。
個種感覺就好似比人強姦咁,就算我用力去推開佢,都敵不過一個雄糾糾嘅男人嘅力量
到最後就毫無憐憫咁內射左我

好攰,真係好攰。
抗衡中共嘅赤化,就即係同馬會長賭,亦即係必輸無疑。
未試過有一刻無力感係咁大,因為係呢刻我睇唔到呢個地方係有希望,甚至只得絕望。

我覺得自己蠢左,點解會對呢個地方有希望?
好似班港豬咁咪幾開心
安穩生活、順風順水、安樂茶飯
簡直就好似大麻咁,隊完之後無憂無慮。
唔使日日費心費神去關心、怒屌呢啲政治

我唔係冇試過去關心呢個社會
我唔係冇試過去關心政治
我試過
但有用咩?最後所謂嘅核心價值-法治精神都俾呢個政府出賣埋
換番黎嘅只係絕望。

 



星期四, 11月 03, 2016

「自言自語」沒有朋友

偶爾機會,被舊同學拖進了微信(wechat)群組,進了一個父輩關係的,又馬上被拖進了第二個高中童鞋(同學)的,每個都有50多人。
失聯多年,多數人其實已經不認識了。即使記得名,見面也不敢認了。
群組裡個個東轉西抄,同聲同氣,熱鬧非常。
我自己從高中畢業後就與他們走著不同的路。我現在覺得,與他們的思維方式是多麼的不同。不同的環境對人的思維是如此不同嗎?
在群組裡,我只能潛水。

 
(圖:神仙沼@北海道二世古)

最近,在fb裡,我將一個舊同事踢出了朋友圈。原因是,不喜歡他喜歡(讚)的東西。平時去大陸溫食,見鬼講鬼話就算了,口口聲聲大罵日本鬼子,但夏天就舉家去東京遊樂,但依然指罵人家「吃裏扒外」。
這種沒有共同語言的「朋友」,少一個更瀟灑。

也許,人的緣分不過如此,人走茶涼?
不同價值觀的,很難做朋友。
中國無論多麽強國,但普世價值觀還是那麼「封建」年代,又有多少朋友?
 
(圖:雲海@大帽山)

「揸車好去處」雞伯嶺看日落

其實不大想點名道姓講出「雞伯嶺」來。 始終這裡偏僻,沒有公共交通工具經此。如果揸車而來,多幾輛車已經會動彈不得。 以前曾經來過,但發現突入狗窩禁戒區,被幾隻惡犬嚴重警告而身退,但是地形則留下深刻印象:朝西的大斜坡,整個西部通道大橋一覽無遺。 這裡開車只是大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