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3月 01, 2005

一個借的故事

一個借的故事 : "http://www.bloghk.com//trackback.php/220195 "

看以下的故事前,請大家先想一想一個問題:你會借十萬元給一個你喜歡不到半年的人嗎?

答案可以留在各位的心裡。我要說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。







數年前,在朋友的介紹下,浩認識了晴。

晴是一個雙目明亮的女孩子。我曾經見過她一次,那可是浩的理想類型。在見面次數多了、了解加深了之後,他開始發現自己喜歡了晴。對於已經很久沒有談戀愛的浩來說,這第 x 次的「懷春」令他興奮不已。

在只有我和他在線的聊天室裡,他不停地讚美著晴的優點和可愛,可把我悶死了。忽然我想起了甚麼,於是我打道:「她不是有男朋友的嗎?」

「甚麼???」浩把字型調較到最大,「你不是在說笑吧?????????」還用了這麼多個問號。

「我只是聽阿聰說起過呀... 可能是他說錯,或是我記錯也說不定。」我想我是有點害怕了,因為平時我不會說這些話。我感覺得到浩這一次有多認真。

「阿聰說的話不能盡信的呀。」浩說,「說起來,上星期他一臉興奮地走來跟我說中了六合彩呢。」

「真的嗎?」我立刻打道。

「真的。」我已拿起手提電話準備致電阿聰出來「相聚」了。但浩續說:「他中了安慰獎。」

最後阿聰被我倆詛咒他一輩子都不會再中六合彩。晴有沒有男朋友的事也不了了之。

只是現實始終潑了浩一頭冷水。晴有一個拍了兩年拖的男朋友。浩對此很敏感,因為與戀愛絕緣了十年的他,沒有信心去做一個「第三者」。最後,他選擇做一個「暗戀者」,將一切埋於心底。

只是「傻瓜浩」的心事最後還是被人發現了。也難怪,哪有人幫一個「普通朋友」買演唱會第一行的門票而甘願去排隊排一個通宵的? 有的朋友知道了,就在背後取笑他;也有的真誠的鼓勵他加油。但在你傳我我傳他後,這件事連晴也知道了。不過晴沒有因此而疏遠了他,她一直技巧地與浩保持一個朋友的關係。

就這樣,這段關係一直平凡地發展,沒有任何波濤起伏,直到數個月後。



有一天,浩致電給我,興奮地說:「喂,晴約我今天出外去下午茶啊!」

「是嗎... 有甚麼特別啊?」

「我從沒試過跟她單獨外出呀!」

「哦... 」我還是不覺得有甚麼特別,我想大家也是這麼認為吧? 只是一次普通的外出罷了... 不過我不能再向他潑冷水。「你幹嘛興奮成這樣子呀?」

「當然興奮了,難得她主動約我嘛。而且我上星期還聽到一個消息呢!」

「甚麼消息?」

「晴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了!現在再沒有任何障礙了,我可以試著去追求她了!」他真的很興奮,因為他的聲浪大得連我身旁的人也聽得到。「這真像是天掉下來的機會呀!喂,我是不是在發夢呢?」

「浩先生,你正在使用本公司的夢境漫遊服務,現在消費時間是三小時二十六分,收費是八千六百七十二元,多謝......」

「喂喂,別鬧了,快告訴我北角有甚麼好情調的餐廳嗎?」

「北角? 為甚麼是在北角? 」

「因為晴是在北角上班嘛。」

我忽然覺得晴的這一次邀約可能別有內情。不過我不好說甚麼,尤其是,男主角現在的情緒這麼興奮。



晚上,浩約了我在酒吧見面。我有點奇怪,因為他是從不約我到酒吧的。

我在酒吧找到他,他的樣子有點呆,直到他發現我來了,他才笑了一下。

我向侍應點了啤酒,然後問浩:「怎樣? 今天約會愉快嗎?」

「唔... 我和她聊了很多事。」他答得有點呆頭呆腦。

「哦,我差點以為你失敗了。」我笑道。我真的有如此想過。「那麼安排了何時註冊結婚嗎? 是不是她要你安排一百圍酒席而你又發現負擔不起?」

他像是聽不出我在取笑,忽然語氣認真地說:「晴想我借她十萬元。」

剛巧我正呷著第一口啤酒,聽到浩這麼一說,我差點嗆住。我問他:「我不是聽錯吧,你說她想你借十萬元給她?」

「是,她想我借十萬元給她。」他慢慢說道。

「為甚麼她要借?」

「因為,她之前的男朋友用她的名義借了很多錢,但分手了之後卻一走了之,讓她繼續承擔他的債項。她支持不起,所以想找我幫忙。」

我對此感到很詫異,因為那像是電視劇的劇情一樣。如果有一天忽然有人用這一個理由跟我借一大筆錢的話,我想我可能會用光速逃離他的視線範圍之內。

「後來你怎樣回應她?」我問。

「我想了一會,答應了。」

「下?」我想我的聲音應該很大,因為很多人往我們這邊望過來,「你有這麼多現錢嗎?」

「現錢的話,儲蓄大約有五、六萬元。再把股票放掉,加起來應該都有十多萬元吧。」他的語氣像是在說著別人有多少財產一樣。

「為甚麼呢? ... 我是問,為甚麼你會答應借這麼多錢給她呢?」

「我也不知道...」他答得很慢很慢。

「你不是在想,能因此而成為她的男朋友吧?」

「不會因為這樣而令關係改變吧?」他有點自嘲地說道,「而且,那就像是... 感情建基地金錢之上呢。我一直不希望有這樣的愛情。」

「也對呢。」我拍了一拍他的膊頭。「不過,我以後要改變對你的稱呼了。」

「為甚麼?」

「因為,你不只是傻,直頭是笨嘛!借了這麼多錢給人家,當然要拿回一點甜頭嘛,我看你從沒有這麼想過吧? 以後你不要叫做傻瓜浩了,就叫笨蛋浩吧。」

「那還不是一樣???」笨蛋在大聲慘叫,結果全酒吧的人又往我們這邊望過來。



後來,浩真的借了錢給晴。他們的關係卻沒有甚麼改變,聽浩的口風,頂多是變做比較好一點的朋友吧。有時會一起出外吃一頓晚飯,看一場電影。有時節日也會一起出外慶祝,大家結伴同遊。可就是沒有變成情侶的緣份。

我忍不住問他:「為甚麼不試試牽她的手呢?」

「我覺得... 她還不喜歡我嘛。」這可真讓人心灰。

「那麼,問得現實一點,她有還過錢給你嗎?」

「還沒有。」更讓人心灰。

「都差不多一年了,你... 不後悔嗎?」

「我後來認真想過,我不會後悔。」他不徐不疾地說下去,「因為,我愛她嘛。我真的很愛她,我愛她這一個人,而不是她的財政狀況。如果我因為她欠下別人一大筆債而避開了她,那就不是愛了。而且我相信她不是利用我的感情而騙我,就算是真的,至少這可令我愛的人不用再為金錢受苦,我覺得這是值得的。」

我看著他,忽然覺得他的行為可能很盲目,但是,又很偉大。換轉是我,又做不做得到呢?

或許,真正的愛情出現時,本身就不容你再去把其他事情計算得太多。需要顧及的,只有你眼中的那一個人。







一年後,聖誕節。

這天浩跟晴出外吃了一頓聖誕大餐。這已是她倆一起共渡的第二個聖誕節。這兩年來他們始終是一對好朋友,每隔一兩個月便約會一次。每次大家都會互相傾訴自己的近況;他知道她仍是單身,也知道她被上一段感情所傷害而不想再談戀愛。而浩自己也開始將自己的感情慢慢平伏了。不是不愛了,只是不再讓自己有太多猜想及寄望。而作為一個好朋友,浩真的很稱職。

臨別前,晴忽然從手袋裡拿出一小袋東西交給浩,笑說:「聖誕禮物!」

「嘩!多謝!」浩感到驚喜,因為沒想過她會送禮物給他。「為甚麼你不早說,我沒有準備聖誕禮物啊。」

「算啦,你那麼笨,我也知道你沒有準備。」晴頑皮地笑。

「我現在可以拆禮物嗎?」

「不行,這份禮物你要回家後才可拆開。」她神秘地說,「你能答應我嗎?」

「有甚麼特別的嗎?」

「沒甚麼。若你不答應,就還給我算了~~~」

「好、好、好,我答應。」浩忙不迭地收起禮物。而晴則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

回到家,浩第一時間把禮物拿出來。他有點緊張,因為他覺得晴的那一個笑容有些特別。他小心地把花紙拆開後,裡面現出一個白色的扁平盒子。他吞了一下口水,緩緩地打開了盒蓋,內裡現出一片金色的光芒。他的瞳孔不禁收縮了起來......

那裡面,全都是一千元的香港紙幣。

浩拿起銀紙揭了數下,照那數目及厚度,大概起碼有十萬元。

他感動起來,但是也不明白。這兩年來,他一直沒有要她還錢,她也一直沒有還過錢給他。他差不多也忘記了這一件事,如今她一次過把錢還給他,是有甚麼特別意思嗎?

這時候,家裡的貓望著他的主人,看到他望著手中的盒子發呆。「內裡大概是有食物吧?」貓傻想,於是向他主人撲過去。浩正想得出神,結果手一鬆,盒子掉了在地下,銀紙散了一地。

「呀... 衰貓!」但貓早已逃得不知所蹤。他忙著把銀紙收拾,再把它們放回盒內。忽然,他看到盒子的底部寫著一些東西——那是不把銀紙拿出來就看不到的句子:「笨蛋,為甚麼這些年來你從不問我一次呢? 笨!」

浩更加感到莫名奇妙。苦思不得其解後,最後他致電給我,把整件事向我說了。對我來說,那真的是一件奇聞...... 但更奇的是笨蛋浩竟然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。

我語重心長地說:「浩,你還想繼續參加無聊麻甩單身俱樂部嗎?」

「我不明白你在說甚麼呀... 你說得簡單一點吧!」

「唉... 你真是。她一直不提還錢的事,我想她怕感到尷尬,也可能覺得逐少逐少地還給你,會感到不好意思吧。但想不到的是,這些日子以來你這笨蛋竟對此事也從不問一句。結果,你打動了她了。」

「打動了她... 甚麼?」

「浩,不如我帶你去做智力檢查吧?」我認真地說。

「呀... 我明了我明了!」他在電話那邊大聲笑說,「我真的明白了!」

「既然明白了,就快致電給人吧。別讓人再等了。」我笑著說,然後掛了線。

我望望窗外的黑夜都市,忽然我的心開始暖起來。這個世界還是有令人愉快的事情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每個角落都有人生

最近無意中開始追看日本電視劇「この世界の片隅に」(中文翻譯 「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裡」)。 故事從現代開始,一個妙齡女子因為工作不如意,依然遠走到一個從未踏足過的地方—廣島的某個即使日本人都不能正確發音的地方「呉」市。 但是她是有目標的,直接去到一個在山腰上的民居,但是已經荒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