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7月 05, 2016

「揸車好去處」此處夕陽無限好

上次去了位於馬草壟的麥景陶碉堡,雖然被蚊子追殺,但也看到,這裡對著深圳的那一塊塊水田(池塘),在遠處的深圳高樓的襯托下,將會在一定的光線下成為一幅美圖。
西向,意味著黃昏會是好時機。週六5點多,拉著大婆出發!

 
(Google Photo 強化版)


上次到訪麥堡,大熱天接近中午,只有另外一輛四驅車先到;不久四驅車走後,荒山野嶺只剩我與老婆兩人,彷彿被人遺棄在一個隔世的地方。
已近黃昏,會不會更加荒涼?老婆嘀咕。
其實,我也不肯定,安慰老婆:不怕,我們有鐵皮保護,不對路就溜就是了。

走了一段之前走過的路,我們右拐進一個不起眼的軍道,路口有「用一波行駛」的提示牌。
上坡、轉彎,到了那個直昇機場兼停車場的空地前,我們有點傻眼了:晚了,諾大的場地已經停滿了車,大概近十部車吧。比我們先到的車上,下來了3,4個人,然後從車後取出各自的大型相機袋,三腳架。
我們趕緊將愛車停在入口的斜坡上,上了去麥l堡的階梯,然後右轉進入了草叢...

是的,美景就在撥開草叢的那一刻,景色讓你豁然開朗,眼前一亮:
 

今天的夕陽不是很紅,但似乎沒有影響到色友們的情緒,有人在專注於調整相機的狀態,觀察光線的變化。
我總是覺得,興趣更大的享受或許還在過程,而非結果。





太陽落山是7:11分。我們看看差不多時間也就離開了山頭。走時,空地上依然泊滿車...

這次我們沒有原路回程,而是在出軍道後右轉,沿著馬草壟路,經信義新村,走過了一段邊境的路,最後進入落馬洲路。

那一段原屬邊境的路,旁邊大部分是水田(魚塘),和零星住宅。遠遠的有一排排深圳的高樓大廈,在黃昏的光線下,形成了一個絕妙的場景:城市與農村,新與舊,現代與過去...

不知為什麼,我還是喜歡田園風光的,過去、農村與舊。







吃不飽的餐

通貨膨脹,物價上漲也是理所當然,但是沒有想到如此猛烈。 越來越,感覺吃不飽的時代來了。 因為,同樣的餐牌,同樣的菜式,份量就是少了。少的明顯,到了吃不飽的程度了。 那天,天氣炎熱到了午餐時候,路過KFC,想想有差不多一年沒有光顧了吧,以前的巴辣雞漢堡曾經是我的至愛,就點了一個套餐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