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2月 14, 2016

日式『愛的承諾』:命長

最近在看日劇『天皇的御廚』,一套非常感人的電視連續劇。

話說篤蔵經過連番波折努力,終於進入了皇宮後,再次向前妻求和了。默默支持他的俊子是這樣回答篤蔵的:

『我會比篤蔵 活得更久的。請放心吧!』



只有命長,才能照顧身邊另外一個人。活著,也是一種愛。
多麼婉轉,又多麼的直接。
也許,這才成熟的愛。



這是一個比『我願意』重了很多倍的承諾!

又想起Sada Masashi的『關白宣言』,簡直就是同出一徹。Masashi的關白宣言,看似大男子主義的表現,其實也是充滿愛的表現,至少,是日本式的愛的表現吧。對妻子諸多要求的同時,也有很多對妻子的承諾。


『。。。
等孩子們都大了      我們都老了以後     妳不可以比我先死
就算只有一天也好     絕對不可以比我早走
我什麼都不要     只要妳握著我的手     至少為我流兩滴以上的眼淚

因為有妳     我過了一段美好的人生
我會這麼對妳說     一定會這麼對妳說
別忘了我     我所愛的女人
我愛的女人     一生中只有妳一個
別忘了我     我所愛的女人
我愛的女人     一生中只有妳一個

日文原文:
『。。。
俺より先に死んではいけない
例えばわずか一日でもいい
俺より早く逝ってはいけない
何もいらない俺の手を握り
涙のしずくふたつ以上こぼせ
お前のお陰でいい人生だったと
俺が言うから必ず言うから
忘れてくれるな 俺の愛する女は
愛する女は 生涯お前ひとり
忘れてくれるな 俺の愛する女は
愛する女は 生涯お前ただ一人
。。。』

願大家情人節快樂。花多不要緊,也要多一點承諾吧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改為香港祈禱

助養多年的兩個女孩,一個是孟加拉的,一個是越南的。應該已經差不多成年了吧? 今天,毅然放棄助養,是因為覺得香港的年輕一代更需攜助與支持。宣明會對香港的林鄭災難,以祈禱來解決,那麼我也祈禱那不富裕的外國家庭可以繼續讀書。 香港的未來,更應該給他們校園的陽光,而不是鐵窗密室!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