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12月 07, 2015

仔仔上班了

澳洲回來後,阿仔用自己的方法在某銀行找了份差(工作),與我的上班時間很接近,現在甚至一起出門。

可能在日本待過,老婆平時有送我出門上班的習慣,只是沒有大叫「行っていらっしゃい」(日語,出門時的寒暄語)而已。現在「一石二鳥」送父子兵上陣,老婆一定覺得更加欣喜。


(去澳洲留學所費不菲,但希望是值得的)

一起坐輕鐵,望著穿著西裝打著汰的兒子,有種穿越時空的感覺:開始成為社會人了為何看來還是小孩?我自己在他那個年紀在做什麼?會不會成熟一點?!

總是覺得,我年輕時比他們好動,很少長時間貓在家裡。而他們可以一天不出門,只有吃飯時間才出自己的房間。

雖然網絡的空間很大,我還是希望新一代不要太沈迷於虛擬的世界,應該多點face to face的接觸實際的東西。

唉,也許只要父子關係存在一天,擔心也會多一天。當然,也會繼續有家庭的欣喜。

快點成長,早點獨立吧!

也許,可以多點設計自己的第二人生了。

後注:「社會人」:日語,稱呼從學生走上社會的人。而學生是被社會寵護的一群。
「第二人生」:日語,指退休後的生活時期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改為香港祈禱

助養多年的兩個女孩,一個是孟加拉的,一個是越南的。應該已經差不多成年了吧? 今天,毅然放棄助養,是因為覺得香港的年輕一代更需攜助與支持。宣明會對香港的林鄭災難,以祈禱來解決,那麼我也祈禱那不富裕的外國家庭可以繼續讀書。 香港的未來,更應該給他們校園的陽光,而不是鐵窗密室!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