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4月 27, 2016

這麼近,那麼遠:香港機場的禁區

6氏家庭的行李事件搞得滿城風雨,連昨天的now新聞台主播都在節目的尾聲出來「抽水」。

香港機場進入禁區後,與外界的「距離」有多大?
這個問題,在我去年九月去澳洲前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。
機場某些位置,甚至可以見到禁區內的人來人往,舉手可見啊!
想想深圳灣,羅湖等「禁區」,即使進入再回來(香港)也就半個小時不用啊。
如果機場也是如此簡單就錯了,根本機場的「禁區」不是這樣的!


去年九月舉家去澳洲探望兒子,為了保持一下飛機就有通訊,所以事先預訂了Wifi蛋,機場取。
可是,施施然進入機場禁區,直到在享受著貴賓室服務時才想起來,wifi蛋沒有取!
現在的世界,沒有電話也可以靠數據打電話,傳信息啊!旅途中不可缺少!

這時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出禁區。半個小時夠了吧?可是,諾大的機場,無路可回啊!
問機場詢問處小姐。她問了我的航班,著我去找CX的服務台。原來很多航空公司都在禁區內設有服務台的。也許是幫乘客轉機什麼的吧。
CX的職員不緊不慢地說,肯定要改航班(這一班來不及了)。我說,還有很多時間啊,為何?
她說,要出禁區,只能航空公司職員帶領下通過特別途徑才能出。
她補充:你要在這裡等,直到我們的職員得閒來帶你。
我問要多久?她也是不慌不忙的:兩個鐘頭吧。

原來禁區離外面是這麼遠!

無奈,只能放棄「衝出禁區」的想法。
到了澳洲,一開始那半天,無法與啊仔取得聯繫,甚至不知道他會不會來接機,情況是用「辛苦的旅程」來形容,不在話下。

現在想想,只是因為我爸不是李剛(香港讀音:凸手)吧。



也許可以帶著「凸權」去旅行才是最重要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每個角落都有人生

最近無意中開始追看日本電視劇「この世界の片隅に」(中文翻譯 「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裡」)。 故事從現代開始,一個妙齡女子因為工作不如意,依然遠走到一個從未踏足過的地方—廣島的某個即使日本人都不能正確發音的地方「呉」市。 但是她是有目標的,直接去到一個在山腰上的民居,但是已經荒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