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7月 04, 2017

Byebye,中移動

長達兩年的中移動合約終於到期。啦啦聲轉台,回歸香港電訊。
每月中港數據共用6G,248元。其實不便宜。
以為會經常回大陸,需要數據。
但大陸出差,愈來愈少。而且,一直居住在廣州的父母也在去年底毅然放售了居住了近30年的新房子,來香港居住了。也就是說,又少了一個機會「回國」了。
回「祖國」(大陸),樓下B3A巴士30分鐘就到深圳關口,但是,這麼近,那麼遠。
圖:田園對面是深圳。攝於馬草壟(航拍)


前兩天中國的元首Zazon(「習總」的香港話讀音)來港,翻天覆地。與特朗普有點一樣的是,都很硬。老婆問為何你那麼支持特朗普,但對zazon又不以為然呢?
我說怎麼一樣呢?民主國家的體制對政府,包括總統都有監察,牽制的角色,這樣的國度,領導人需要魄力與動力。中國一樣嗎?一黨獨大,所有「魄力」只是變成獨裁。加上民族性(奴性),就像來港小小事都要動員所有可以動員的警力,興師動眾。
其實,有什麼樣的民族就有什麼樣的「總統」。

說遠了。無論中港數據共享多有魅力,對於我來說,都沒有用了。

PS.中移動的在香港很多地點信號去不到,甚至西鐵的一大半路程,從井上路到南昌都是廢的。



「揸車好去處」雞伯嶺看日落

其實不大想點名道姓講出「雞伯嶺」來。 始終這裡偏僻,沒有公共交通工具經此。如果揸車而來,多幾輛車已經會動彈不得。 以前曾經來過,但發現突入狗窩禁戒區,被幾隻惡犬嚴重警告而身退,但是地形則留下深刻印象:朝西的大斜坡,整個西部通道大橋一覽無遺。 這裡開車只是大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