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2月 27, 2005

金不換就是九層塔

�E?金不換就是九層塔

九层塔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人民日报海外版 (2004年05月19日)

  小时候,没吃过九层塔这种美食,听也没听过。九层塔原本是野生的一种蕨类草本植物,吃的时候,用锅里的热气连同主料一起薰熟了,有特别的深味。九层塔,在市面上有些不好找。如果在自己家中种植九层塔,可谓乐事一桩,这嫩身的九层塔,茎呈小圆柱形,叶生于茎上,交互重叠呈层状,样子像宝塔一样。

  我知道九层塔,是一位朋友带我去一家特色餐馆,被那道客家茄子给吸引了,服务员说,那是用九层塔炒的茄子,茄子气味经九层塔的刺激,显得那样丰润饱满。

  席间,餐馆老板兴致勃勃地说,泰国人在做菜时,常用九层塔这种香料植物。泰国菜肴在口味上独树一帜,多源于把九层塔放入或酸或辣的汤菜中,吃到嘴里鲜辣之中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浓香。他还讲到了九层塔的典故:泰国有几位穷人用九层塔下饭,一气能吃许多碗,一富人拿金子来换,穷人却不肯:要是把九层塔给了你们,我们怎么吃饭?所以,九层塔也美名曰“金不换”。

  后来,我还在一家饭店见过人造的“九层塔”,味道自然清淡了不少。他们取用比较嫩的笋片,切成拇指甲大小,搭上九层的塔去,再切一点红辣椒末,作为点缀。吃这样的九层塔的时候,我常在想,人生是不是也像这九层高塔呢?愈往上走愈孤独,最后只剩下自己。毕竟还好,这一路走来的滋味,是永留心间的。

  有一次,我在家也做了一盘凉拌人造九层塔。女儿只是觉得好玩,摘取了塔尖以后,不小心用筷子碰了一下,影响了平衡,九层塔就倒掉了。女儿颇有些歉意。我说:“孩子,你看,稳固才能造就真的九层之塔。”

  我从心底里喜欢质料或真或假、味道或浓或淡的九层塔。细想之下,多是因这九层之塔体现了人生与追求的某种哲理。在吃它的时候,在回味无穷的时候,就记起———人在年轻时,各种知识或技能都要掌握多一些,就像九层塔的塔基,尽可能宽大、稳固,才能一步步向塔尖上爬。临近中年,个人关注的东西就不要太多,慢慢收敛,不然就不可能向上塑起一个高高耸起的塔尖,丢失了人生的余味。曾有一个40多岁的朋友,对金钱、权力、豪宅、美色样样不舍,结果把自己的塔基压垮了,心里苦咸难言。

  对什么都要求过度的人,超越了人生的某些阶段,失去了分寸,那种对心灵的重压或改变,不带来生命塔基的倾毁也会扭曲。一位作家说,给不断攀升的人生留一些白,无疑是睿智的精神境界,表面看松散而空白,其实他得到了心灵的安闲;相反,忙天忙地,什么都想抓一把,长久了就感到心要窒息。“忙”这个字就是把心竖起来,然后为满足欲望陷入无休止地兴奋和紧张,最后心灵因苍白而亡。人生高处,正是生命的“清”、“明”、“净”境界,九层塔一层比一层更收束、更笃定,于是才富有深味。(傅秀宏)


(责任编辑:陆 青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每個角落都有人生

最近無意中開始追看日本電視劇「この世界の片隅に」(中文翻譯 「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裡」)。 故事從現代開始,一個妙齡女子因為工作不如意,依然遠走到一個從未踏足過的地方—廣島的某個即使日本人都不能正確發音的地方「呉」市。 但是她是有目標的,直接去到一個在山腰上的民居,但是已經荒廢....